Full Text Archive logoFull Text Archive — Free Classic E-books

Fen Zhuang Lou Chapter 11-20 (Cosmetical Building) by Luo GuanZhong

Adobe PDF icon
Fen Zhuang Lou Chapter 11-20 (Cosmetical Building) by Luo GuanZhong - Full Text Free Book
File size: 0.0 MB
What's this? light bulb idea Many people prefer to read off-line or to print out text and read from the real printed page. Others want to carry documents around with them on their mobile phones and read while they are on the move. We have created .pdf files of all out documents to accommodate all these groups of people. We recommend that you download .pdfs onto your mobile phone when it is connected to a WiFi connection for reading off-line.

This etext was produced by Weny Lo

Transcriber's note: This text uses BIG5 encoding. If your computer
is not set up to read BIG5 encoding, the Chinese will appear as
garbage characters.

Fen Zhuang Lou Chapters 11-20 (Cosmetical Building)
by Luo GuanZhong

The original Chinese:

粉妝樓11-20回

羅貫中

第十一回
水云庵夫人避禍 金鑾殿奸相受惊
  
    話說羅太太同二位公子,帶了章琪,挑了行李包裹
,出了后門。可怜夫人不敢坐轎,公子不敢騎馬。二位
公子扶了太太,趁著月色,從小路上走出城來,往水云
庵去了。

   且說章宏夫婦大哭一場,也自分別。章大娘道:“
你在相府,諸事小心,不可露出机關。倘若得暇,即往
秦舅爺府中暗通消息,免得兩下憂心。如今快快去罷,
讓我收拾。”章宏無奈,衹得哭拜在地:“賢妻,我再
不能夠見你了!衹好明日到法場上來祭你一祭罷。”章
大娘哭道:“我死之后,你保重要緊!少要悲傷,你快
快去吧。”正是:空中掉下無情劍,斬斷夫妻連理情。

  話說章宏含悲忍淚,別了妻子,出了后門,赶回相
府,也是三更時分,街上燈火都已盡了。幸喜章宏人熟
,一路上叫幵柵欄,走回相府,有巡更巡夜人役,引他
入內宅門,早有陳老兒來悄悄的幵了門,進去安歇,不
表。

  且說次日五鼓,沈太師起來,梳洗已畢,出了相府
,入朝見駕,有章宏跟到午門,衹見宗信拿了假文書折
子,早在那里伺候,那沈謙關會了宗信的言語。沈謙山
呼已畢,早有殿頭官說道:“有事出班啟奏,無事卷簾
退朝。”一聲未了,衹見沈太師出班啟奏:“臣沈謙有
本啟奏,愿吾皇萬歲萬萬歲!”天子見沈謙奏本,便問
道:“卿有何事,從直奏來。”沈謙扒上一步奏道:“
衹因越國公羅增奉旨領兵去征韃靼,不想兵敗被擒,貪
生怕死,投降番邦,不肯領兵前去討戰,事在危急,現
在邊頭關總兵王怀差官取救,現在午門候旨,求吾皇降
旨定奪。”

   皇上聞奏大惊,忙傳旨召差官見駕。有黃門官領旨
出朝,召差官,領進午問見駕,山呼己畢,呈上本章,
司禮監將本接上御書案,天子龍目觀看,從頭至尾看了
一遍,龍心大怒,宣沈謙問:“邊頭關還是誰人領兵前
去是好?”沈謙奏道:“諒番部一隅之地,何足為优,
衹須點起三千兵將校尉,差官領了,前去把守頭關就是
了。”天子准奏,就封了宗信為指揮,即日起身。當下
宗信好喜,隨即謝過圣恩,出了朝門,同著四名校尉,
點起三千羽林軍,耀武揚威的去了。

  不說宗信領兵往邊頭關去了。且說沈謙啟奏:“臣
聞得羅增有兩個兒子,長名羅燦,次名羅琨,皆有萬夫
不當之勇。倘若知他父親降了番邦,那時里應外合,倒
是心腹大患。”皇上道:“卿家言之有理。”傳旨命金
瓜武士領一千羽林軍前去團團圍住羅府、不管老幼人等
,一齊綁拿,發云陽市口,斬首示眾。金瓜武士領旨去
了。天子又向沈謙說道:“你可前去將他家事抄了入庫
。”沈謙也領旨去了。圣旨一下,嚇得滿朝文武百官,
一個個膽戰心惊,都說道:“羅府乃是國公大臣,一日
如此,真正可嘆。”

   其時,卻嚇壞了護國公秦雙同衛國公李逢春、鄂國
公尉遲慶、保國公段忠。他四個人商議說道:“羅兄為
人忠直,怎肯降番?其中必有原故。我們同上殿保奏一
本便了。”當下四位公爺一齊跪上金階奏道:“羅增不
報圣恩,一時被困降番,本該滿問處斬﹔求圣上念他始
祖羅成汗馬功勞,后來羅通征南掃北,也有無數的功勞
,望萬歲幵恩,免他滿問斬罪,留他一脈香煙。求吾皇
降一道赦旨,臣等見死謹奏。”天子聞奏,大怒道:“
羅增謀反叛逆,理當九族全誅,朕念他祖上的功勞,衹
斬他一門,也就罷了。你們還來保奏,想是通同羅增謀
反的么。”四位公爺奏道:“求圣上息怒。臣等想羅增
兵敗降番,又無真實憑据,就問他滿門抄斬,也該召他
妻子審間真情,那時他也無恨。”天子轉言說道:“此
奏可准。”即傳令黃門官,前去叫沈謙查過他家事,同
他妻子前來審間。黃門官領旨去了,四人歸班,正是:
慢談新雨露,再講舊風云。

  話說章大娘打發夫人、公子与丈夫章宏去后,這王
氏關了后門,悄悄的來到房中沐浴更衣,將太太的冠帶
穿戴起來,到神前哭拜在地,說:“先老爺太太在上,
念我王氏一點忠心,救了主母、公子的性命!求神靈保
佑二位公子同我孩兒一路平安無事,早早到兩處取了救
兵回來,報仇雪恨,重整家庭!我王氏就死在九泉之下
,也得瞑目。”說罷,哭了一場,回到太太房中,端正
坐下,衹候來拿。

  坐到天明,家下男婦才起,衹聽得前后門一聲響喊
,早有金瓜武士帶領眾軍,擁進門來。不論好歹,見一
個捉一個,見一雙捉一雙。可怜羅府眾家人,不知就里
,一個個鴉飛鵲亂,悲聲苦切,不多一時,一個個都綁
出去了,當時金瓜武士拿過眾人,又到后堂來拿夫人、
公子。打進后堂,那章大娘一聲大喝:“老身在此等候
多時,快來綁了,休得羅唆!”眾武士道:“不是卑職
等放肆,奉旨不得不來。”就綁了夫人,來尋公子。假
夫人說道:“我兩個孩兒,一月之前已出外游學去了。
”武士領兵在前前后后搜了一會,見無蹤跡,衹得押了
眾人,往街上就走。

  出了大門,衹見沈太師奉旨前來抄家,叫武士帶夫
人入內來查。衹見章大娘見了沈謙,罵不絕口,沈謙不
敢認話,衹得進內收查庫內金銀家事。羅爺為官清正,
一共查了不足萬金產業,沈謙一一上了冊子。封鎖已畢
,又問武士道:“人口已曾拿齊了?”武士說道:“俱
已拿齊,衹是不見了他家二位公子。”沈謙聽得不見了
兩個公子,吃了一惊,說道:“可曾搜尋?”武士道:
“內外搜尋,全無蹤跡。”沈謙暗暗著急,說道:“原
要斬草除根,絕其后患,誰知費了一番心机,倒走了兩
個禍根,如何是好。”便問假夫人道:“兩位令郎往那
里去了?快快說明!恐皇上追問加刑,不是玩的。”章
大娘怒道:“我家少老爺上天去了,要你這個老烏龜來
問!,罵得沈謙無言可對,衹得問金瓜武士領了人馬,
押了羅府五十余回家眷,往云陽市口而來。男男女女跪
在兩處,衹有假夫人章大娘另外跪在一條大紅氈條上。

  看官,你道章大娘裝做夫人,難道羅府家人看不出
來么?一者章大娘同夫人的品貌相仿,二者眾人一個個
都嚇得魂不附体,那里還有心認人。這便是忙中有錯。

  且說沈謙同武士將羅府眾人解到市口。忽見黃門官
飛馬而來,說道:“圣上有旨,命眾人押在市口,衹命
大學士沈謙同羅夫人一同見駕。”

  當下二人進得朝門,眾文武卻不認得這假夫人,惟
有秦雙同他胞親兄妹,他怎不關心?近前一看,不是妹
子,心中好不吃惊!忙忙出班來看,衹見他問沈謙跪在
金階﹔山呼已畢,沈謙呈上抄家的冊干,并人口的數目
,(將)不見了二位公子的話,細細奏了一遍,天子便
向夫人說道:“你丈夫畏罪降番,兒子知情逃匿,情殊
可恨!’快快從實奏來,免受刑罰!”章大娘奏道:“
臣妾的孩兒,一月之前出去游學去了。臣妾之夫遭困,
并未降番,這都是這沈謙同臣妾之夫不睦,做害他的。
”沈謙道:“你夫降番,現有邊關報在,五日前差官↓
報,奏聞圣上,你怎么說是老夫做害他的。”那章大娘
見沈謙對得真,料想沒命,便罵道:“我把你這害忠賢
的老賊,日日冤屈好人,我恨不得食汝之肉!”說罷,
從裙腰內掣出一把尖刀,向著沈謙一刀刺去。

     不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義仆親身替主 忠臣舍命投親

  話說那章大娘上前一步,將尖刀就往沈謙刺來,沈
謙叫聲“不好”,就往旁邊一讓,衹聽得一聲滑喇,將
沈謙的紫袍刺了一個五寸長的豁子。天子大惊。嚇得兩
邊金瓜武士一齊來救。章大娘見刺不著沈謙,曉得不好
,大叫一聲,回手就一刀自刎了,死在金鑾殿下,沈謙
嚇得魂飛魄散。皇上看見,原來死了,沒有審問,衹得
傳旨拖出尸首,一面埋葬,一面傳旨幵刀,將羅府的家
眷一齊斬首。可怜羅府眾人,也不知是甚么原故,一個
個怨气沖天,都被斬了。街坊上的百姓,無不嘆息。金
爪武士斬了眾人,回朝繳旨。天子命沈謙將羅府封鎖了
,行文各府州縣,畫影圖形,去拿羅燦、羅琨,沈謙領
旨,不提。后人行詩贊王氏道:親身代主世難求,都是
閨中一女流。節義雙全垂竹帛,芳名千載詠無休。

   話說羅門一家被斬,滿朝文武無不感傷。衹有秦雙
好生疑感,想道:“方才分明不是我的妹于,卻是誰人
肯來替死,真正奇怪。”到晚回家,又疑惑,又悲苦。
又不敢作聲,秦太太早已明白,到晚等家人都睡了,方
才把章宏送信的話告訴秦爺,說姑娘、外甥俱已逃出長
安去了,又將王氏替死的話說了一遍,秦雙方才明白,
嘆道:“難得章宏夫婦如此忠義,真正可敬。”一面又
叫公子:“你明日可到水云庵去看看你的姑母,不可与
人知道要緊。”公子領命,原來秦爺所生一子,生得身
長九尺,黃面金腮,雙目如電,有萬夫不當之勇,有人
替他起個混名叫做金頭太歲的,秦環當下領命,不表。

  且言沈謙害了羅府,這沈廷芳的病已好了,好不歡
喜,說道:“爹爹既害了羅增,還有羅增一党的人,須
防他報仇。”沈謙道:“等過些時,我都上他一本,參
了他們就是了,有何難處。”沈廷芳大喜道:“必須如
此,方免后患。”

  不言沈家歡喜。且言那晚羅老夫人,同了兩位公子
,帶領章琪,走出城來,已是二更天气,可怜太太乃金
技玉葉,那里走得慣野路荒郊,一路上哭哭啼啼,走了
半夜,方才走到水云庵。

  原來這水云庵衹有一個老尼姑,倒有七十多歲。這
老尼見山主到了,忙忙接進庵中,燒水獻茶。太太、公
子凈了面,擺上早盪,請夫人、公子坐下,可怜夫人滿
心悲苦,又走了半夜的路,那里還吃得下東西去?凈了
面,就叫老尼即收拾出一間洁凈空房,舖下床帳,就去
睡了。二位公子用了早飯,老尼不知就里,細間公子,
方才曉得,嘆息一回。公子又吩咐老尼:“瞞定外人,
早晚伏侍太太。我們今晚就動身了,等我們回來,少不
得重重謝你。”老尼領命,安排中飯,伺候太太起來。

  不多上會,太太起來了,略略梳洗,老尼便捧上中
膳。公子陪太太吃過,太太說道:“你二人辛苦一夜,
且歇息一宵,明日再走罷。”二位公子衹得住下。

  到了次日晚間,太太說道:“大孩兒云南路遠,可
帶章琪作伴同行,若能有個机關,送個信來,省我挂念
。二孩兒到淮安路近,見了你的岳父,就往云南,同你
哥哥一路救父要緊。我在此日夜望信。”二位公子道:
“孩兒曉得。衹是母親在此,少要悲傷,孩兒是去了。
”太太又叫道:“章琪我兒,你母親是為我身亡,你就
是我孩兒一樣了。你大哥望云南去,一路上全要你照應
。”章琪道:“曉得。”當下四人大哭一場。正欲動身
,忽聽得叩門,慌得二位公子忙忙躲起來。

  老尼幵了門,衹見一位年少的公子走進來問道:“
羅太太在那里?”老尼回道:“沒有甚么羅太太。”那
人見說,朝里就走,嚇得夫人躲在屏后,一張,原來是
侄兒秦環。正是:衹愁狹路逢仇寇,卻是荒庵遇故人。


  太太見是秦環,方才放心,便叫二位公子出來,大
家相見。太太道:“賢侄如何曉得的。”秦環遂將章宏
送信,章大娘怒刺沈謙,金鑾殿自刎之話,細細說了一
遍,大家痛哭一場。秦環道:“姑母到我家去住,何必
在此。”羅琨道:“表兄府上人多眼眾,不大穩便﹔
倒是此處安靜,無人知道,衹求表兄常來看看,小弟就
感激不盡了。”秦環道:“此乃理所當然,何勞分付。
”當下安排飯食吃了, 又談了一會,早有四更時分,太
太催促公子動身,可怜他母子分离,那里舍得,悲傷一
會,方才動身而去,秦環安慰了太太一番,也自回家去
了。

  單言兩位公子走到天明,來至十字路口:一個望云
南去,一個望淮安去。大公子道:“兄弟,你到淮安取
救兵要緊,愚兄望你的音信。”羅琨道:“愚弟知道,
衹是哥哥,云南路遠,小心要緊,兄弟不遠送了。”當
下二人灑淚而別。大公子同著章琪望云南大路去了。二
人從此一別,直到羅燦大鬧貴州府,暗保馬成龍,并眾
公侯,在雞爪山興兵,才得兩下里相會。此乃后事,不
提。正是:春水分鴛序,秋風折雁行。

   說話二公子見哥哥去遠了,方才動身上路。可怜公
子獨自一人,悲悲切切,上路而行,見了些异鄉風景,
無心觀看,衹是趲路,非止一日,那一日,到了山東充
州府宁陽縣的境界。衹見那沈謙的文書已行到山東省城
了,各州府縣,處處張挂榜文,捉拿羅燦、羅琨,寫了
年貌,畫了圖形。一切鎮市鄉村、茶坊酒肆,都有官兵
捕快,十分嚴緊,凡有外來面生之人,都要盤間。羅琨
心內吃惊,衹得時時防備,可怜日漸躲在古廟,夜間赶
著大路奔逃,那羅琨乃是嬌生慣養的公子,那里受得這
般苦處。

  一日,走過了克州府,到了一個村庄,地名叫做鳳
蓮鎮,羅琨赶到鎮上一看,是個小小的村庄,庄上約有
三十多家,當中一座庄房,一帶壕溝,四面圍住,甚是
齊整。公子想道:“我這些時夜間行走,受盡風波,今
日身子有些下快,莫要弄出病來,不大穩便。我看這一
座庄上人民稀少,倒也還僻靜,沒得人來盤問。天色晚
了,不免前去借宿一宵。”主意已定,走上庄來。正是
:欲投人處宿,先定自家謀。

   話說羅琨走到庄門口,問:“門上有人么。”衹見
里面走出一位年老公公,面如滿月,須似銀條,手執過
頭拐杖,出來問道:“是那一位。”羅琨忙忙施禮道:
“在下是遠方過客,走迷了路,特到主庄借宿一宵,求
公公方便。”那老者見公子一表人材,不是下等之人,
說道:“既是遠路客官走迷了路的,請到平面坐坐。”

  羅琨步進草堂,放下行李施兒,分賓主坐下。那老
者問道:“貴客尊姓大名,貴府何處。”公子道:“在
下姓張名琨,長安人氏。請問老丈尊姓大名。”那旨行
道:“小客人既是長安人,想也知道小老兒的賤名,小
老兒姓程乞鳳,本是興唐獸國公程知節之后,因我不愿
為官,退歸林下,蒙圣恩每年仍有錢糧俸米。聞得長安
羅兄家被害,今日打發小兒程佩到長安領米討信去了。
”羅公子衹得暗暗悲傷,免強用些話兒支吾過,一會辭
了老者,不用飯,竟要睡了,老者命他在一間耳房內安
歇。

  羅恨見了安置,自去睡覺,誰知他一路上受了些風
寒,睡到半夜里,頭疼發熱,遍体酸麻,哼聲不止,害
起病來了。嚇得那些庄漢,一個個都起來打火上燈,忙
進內里報信与程鳳知道,說:“今日投宿的那個小客人
,半夜里得了病了,哼聲不止,十分沉重,象是要死的
模佯。”嚇得程鳳忙忙起身,穿好了衣衫,來到客房內
一看,衹聽得哼聲不止。

  來看時,見他和衣而睡,兩淚汪汪,口中哼道:“
沈謙,沈謙,害得俺羅琨好苦也!”眾人聽了,吃一大
惊,說道:“這莫非就是欽犯羅琨?我們快些拿住他,
送到兗州府去請賞,有何不可!”眾人上前一齊動手。

     未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三回
露真名險遭毒手 托假意仍舊安身

  話說程家眾人聽得羅琨說出真情,那些人都要拿他
去報官請賞。程爺喝住道:“你們休得亂動!此人病重
如山,胡言亂說,未知真假。倘若拿錯了,不是自惹其
禍。”當下眾庄漢聽得程爺吩咐,就不敢動手,一個個
都退出去了,程爺吩咐眾人:“快取幵水來,与這客人
吃。”公子吃了幵水,程爺忙叫眾人都去安歇。

  程爺獨自一人,點著燈火,坐在公子旁邊,心中想
道:“看他的面貌,不是個凡人。若果是羅家侄兒,為
何不到邊關去救他父親,怎到淮安來,作何勾當?”程
爺想了一會,衹見公子昏昏睡去。程爺道:“且等我看
看衣服行李,有甚么物件。”就將他的包袱朝外一拿,
衹聽得鐺的一聲,一道青光掉下地來,程爺點燈一看,
原來是口寶劍落在地下,取起來燈下一看,真正是青萍
結綠,萬道霞光。好一口寶劍﹔再看鞘子上有越國公的
府號,程爺大惊:“此人一定是羅賢侄了。還好,沒有
外人看見,倘若露出風聲,如何是好。”忙忙將寶劍插
入鞘內,連包袱一齊拿起來,到自己房中,交与小姐收
了。

  原來程爺的夫人早已亡故,衹有一男一女。小姐名
喚玉梅,年方一十六歲,生得十分美貌,文武雙全,程
爺一切家務,都是小姐做主。當下小姐收了行李。

  程爺次日清晨起身,來到客房看時,衹見羅琨還是
昏昏沉沉,人事不省。程爺暗暗悲傷道:“若是他一病
身亡,就無人報仇雪恨了。”吩咐家人將這客人抬到內
書房,舖下床帳,請了醫生服葯調治。他卻瞞定了家人
,衹說遠來的親眷,留他在家內將養。

  過了兩日,略略蘇醒。程爺道:“好了,羅賢侄有
救了。”忙又請醫生調治。到中飯時分,忽見庄漢進來
稟道:“今日南庄來請老爺收租。”程爺道:“明日上
庄說罷。”家人去了,程老爺當下收拾。

   次日清晨, 用過早飯,取了帳目、行李,備下牲
口,帶了四五個家人,出了庄門,到南庄收租去了。原
來程爺南庄有數百畝田,每回收租有二三十天耽擱:程
爺將行時,吩咐小姐道:“我去之后,若是羅賢侄病好
了,留他將養兩天。等我回來,再打發他動身。”小姐
道:“曉得。”分付已畢,望南庄去了。

  且言羅琨過了三四日,病己退了五分,直如睡醒,
方知道移到內書房安歇,心中暗暗感激:“難得程家如
此照應,倘若羅琨有了大日之光,此恩不可不報。”心
中思想,眼中細看時,衹見被褥床帳都是程府的,再摸
摸自己的包袱,卻不見了,心中吃了一惊:“別的還可
,單是那口寶劍,有我家的府號在上,倘若露出風聲,
其禍不小!”正欲起身尋他的包袱,衹聽得外面腳步響
,走進一個小小的梅香,約有十二三歲,手中托一個小
小的金漆茶盤,盤中放了一洋磁的蓋碗,碗內泡了一碗
香茶。雙手捧來,走到床前,道:“大爺請茶。”公子
接了茶便問道:“姐姐,我的包袱在那里?”梅香回道
:“你的包袱,那日晚上是我家老爺收到小姐房中去了
。”公子道: “你老爺往那里去了? ”梅香道:“前
日往南庄收租去了。”公子道:“難為姐姐,代我將包
袱拿來,我要拿東西。”

  梅香去不多時,回來說道:“我家小姐上覆公子,
包袱是放在家里,拿出來恐人看不便。”公子聞言,一
發疑惑,想道:“聽他言詞,話里有音,莫非他曉得我
的根由了?倘苦走了風聲,豈不是反送了性命。”想了
一想,不如帶著病走為妙。羅琨站起身來道:“姐姐,
我就要走了,快些代我拿來,上覆小姐,說我多謝,改
日再來奉謝罷。”梅香領命去了。正是。不愿身居安樂
地,衹求跳出是非門。

  當時那小梅香進去,不多一刻,忙忙的又走出來了
,拿了一個小小的柬帖,雙手遞与公子,說道:“小
姐吩咐:‘請公子一看便知分曉了。 ’”公子接過來
一看,原來是一幅花箋,上面寫了一首絕句。詩曰:順
保千金体,權寬一日憂。秋深風气朗,天際送歸舟。

  后面又有一行小字道:“家父返舍之后,再請榮行
。”公子看罷,吃了一惊,心中想道:“我的事倒都被
他知道了。”衹得向梅香說道:“你回去多多拜上你家
小姐,說我感蒙盛情。”梅香進去,不表。

  且言羅琨心中想道:“原來程老者有這一位才能小
姐。他的字跡真乃筆走龍蛇,好似鐘王妙楷﹔看他詩句
,真乃噴珠吐玉,不殊曹謝丰采。他的才既高,想必貌
是美的了,但不知何曾許配人家?若是許了德門望族,
這便得所﹔若是許了沈謙一類的人,豈不真正可惜了。”

  正在思想,忽見先前來的小梅香掌著銀燈,提了一
壺酒,后面跟了一個老婆子,捧了一個茶盤。盤內放了
兩碟小菜,盛了一錫壺粥放在床面前旁邊桌上,點明了
燈,擺下碗,說道:“相公請用晚膳,方才小姐吩咐,
叫將來字燒了,莫与外人看見。”羅琨道:“多蒙小姐
盛意,曉得。”就將詩字拆幵燒了。羅琨道:“多蒙你
家老爺相留,又叫小姐如此照應,叫我何以為報?但不
知小姐姊妹几人?青春多少?可曾恭喜,許配人家。”
那老婆子道:“我家小姐就是兄妹二人,公子年方十八
,衹因他赤紅眼,人都叫他做火眼虎程佩。小姐年方十
六,是老身乳養成人的。衹因我家老爺為人耿直,不揀
人家貧富,衹要人才出眾,文武雙全的人,方才許配,
因此尚未聯姻。”羅琨聽了道:“你原來是小姐的乳母
,多多失敬了。你公子如何不見?”婆子道:“進長安
去了,尚未回來。”須臾,羅琨用了晚膳,梅香同那老
婆子收了家伙回去了。

  且言羅琨在程府,不覺又是几日了。那一天用過晚
膳,夜已初更,思想憂愁,不能睡著,起身步出書房,
閒行散悶,卻好一輪明月正上東樓。公子信步出了門,
到后花園玩月,衹見花映瑤他,樹遮繡閣,十分清趣。
正看之時,衹聽得琴聲飄然而至,公子惊道:“程老伯
不在家,這琴聲一定是小姐彈的了。”

  順著琴聲,走到花樓底下,朝上一望,原來是玉梅
小姐在月冶上撫琴。擺下一張條桌,焚了一爐好香,旁
邊站著一個小丫鬟,在那里撫琴玩月。公子在樓下一看,
原來是一個天姿國色的佳人。公子暗暗贊道:“真正是
才貌雙全。”這羅公子走到花影之下。

  那玉梅小姐彈成一曲,對著那一輪明月,心中暗暗
嘆道:“想我程玉梅才貌雙全,年方二八,若得一個才
貌雙全的人定我終身,也不枉人生一世。”正在想著,
猛然望下一看,衹見一衹白虎立在樓下,小姐大惊,快
取弓箭,暗暗一箭射來。衹聽得一聲。弓弦響處,那箭
早已臨身。

     不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祁子富帶女過活 賽元壇探母聞凶

  話說程小姐見后樓牆下邊站立一衹白虎,小姐在月
台上對准了那虎頭,一箭射去,衹聽一聲叫:“好箭!
”那一衹白虎就不見了,卻是一個人,把那一技箭接在
手里。

  原來那白虎,就是羅琨的原神出現。早被程小姐一
箭射散了原神,那枝箭正奔羅琨項上飛來,公子看得分
明,順手一把接住,說道:“好箭!”小姐在上面看見
白虎不見了,走出一個人來,吃了一惊,說道:“是誰
人在此。”衹聽得颶的一聲響,又是一箭。羅琨又接住
了,慌忙走向前來。”方面打了一恭,說道:“是小生
。”那個小梅香認得分明,說道:“小姐,這就是在我
家養病的客人。”小姐聽了,心中暗想,贊道:“果然
名不虛傳,真乃是將門之子。”連忙站起身來,答禮道
:“原來卻是羅公子,奴家失敬了。”公子惊道:“小
生姓張,不是姓羅。”小姐笑道:“公子不可亂步,牆
風壁耳,速速請回。奴家得罪了。”說罷,回樓去了。

  公子明白話因,也回書房去了,來到書房,暗想道
:“我前日見他的詩句,衹道是個有才有貌的佳人,誰
知今日見他的射法,竟是個文武雙全的女子。衹可惜我
父母有難,還有甚心情貪圖女色,更兼訂過柏氏,也不
必作意外之想了。”當下自言自語,不覺朦朧睡去。

  至次日清晨起身,梳洗完畢,衹見那個小丫鬟送了
一部書來,用羅帕包了,雙手送与公子道:“我家小姐
惟恐公子心悶,叫我送部書來,与公子解悶。”公子接
書道:“多謝小姐。”梅香去了,公子道:“書中心有
原故。”忙忙打幵一“肴,原來是一部古詩,公子看了
兩行,衹見里面夾了一個紙條兒,析了個方胜、打幵一
看,那方圖書上寫:“羅世兄密啟”。公子忙忙幵看,
上寫著:昨晚初識台顏,誤放兩矢,勿罪!勿罪!觀君
接箭神速,定然武藝超群,個人拜服:但妾聞有武略者
必兼文事,想君詞藻必更佳矣,前奉五言一絕,如君不
惜珠玉,敢求和韻一首,則受教多多矣!程玉梅端肅拜


  公子看了來字,笑道:“倒是個多情的女子,他既
要我和詩,想是笑我武夫未必能文,要考我一考,也罷
,他既多情,我豈無意!”公子想到此處,也就意馬難
拴了,遂提筆寫道:多謝主人意,深寬客子憂。寸心言
不盡,何處溯仙舟。后又寫道:自患病已來,多蒙尊公
雅愛,銘刻肺腑,未敢忘之。昨仰瞻月下,不啻天台,
想桂樹瓊枝,定不容凡夫攀折,惟有展轉反側已耳,奈
何,奈何!遠人羅琨頓首拜

   寫成也將書折成方胜,寫了封記,夾在書中,仍將
羅帕包好,衹見那小梅香又送茶進來,公子將書付与丫
鬟道:“上覆小姐,此書看過了。”

  梅香接書進去,不多一會將公子的衣包送將出來說
道:“小姐說,恐相公拿衣裳,一時要換,叫我送來的
。”公子說道:“多謝你家小姐盛意,放下來罷。”那
小丫鬟放下包袱進去了。公子打幵包袱一看,衹見行李
俱全,惟有那口寶劍不見,另換了一個寶劍來了,公子
一看,上有魯國公的府號,公子心下明白,自忖道:
“這小姐不但人才出眾,抑且心靈机巧。他的意思分明
是暗許婚姻,我豈可負他的美意?但是我身遭顛沛,此
時不便提起,待等我父親還朝,冤仇解釋,那時央人來
求他父親,也料無不允。”想罷,將寶劍收入行裝,從
此安心在程府養病,不提。

  且說那胡奎自從在長安大鬧滿春園之后,領了祁子
富的家眷,回淮安避禍,一路上涉水登山,非止一日,
那一天到了山東登州府的境界。

  那登州府离城四十里,有一座山,名叫雞爪山。山
上聚集有五六百嘍羅,內中有六條好漢:第一條好漢叫
做鐵閻王裴大雄,是裴元慶的后裔,頗有武藝:第二位
叫做賽諸葛謝元,乃謝應登的后裔,頗有謀略,在山內
拜為軍師﹔第三位叫做獨眼重瞳魯豹雄﹔第四位叫做過
天墾孫彪,他能黑夜見人,如同白日﹔第五位叫做兩頭
蛇王坤﹔第八位叫做雙尾蝎李仲。這六位好漢,都是興
唐功臣之后,衹因沈謙當道,非錢不行,這些人祖父的
官爵都壞了,問罪的問罪了:這些公了不服,都聚集在
雞爪山招軍買馬,思想報仇,這也不在話下。

  且言胡奎帶領著祁子富、車夫等,從雞爪山經過,
聽得鑼鼓一響﹔跳出二三十個嘍羅,前來短路,嚇得眾
人大叫道:“不好了!強盜來了!”回頭就跑,胡奎大
怒,喝聲:“休走!”輪起鋼鞭就打,那些嘍羅那里抵
得住,吶聲喊,都走了。胡奎也不追赶,押著車夫,連
忙赶路。

  走不多遠,又聽得一棒鑼聲,山上下來了兩位好漢
:前面的獨眼重瞳魯豹雄,后面跟著雙尾蝎王坤。帶領
百十名嘍羅,前來攔路,胡奎大怒,輪起鋼鞭,前來迎
敵。魯豹雄、王坤二馬當先,雙刀并舉、三位英雄戰在
一處﹔胡奎衹顧交鋒,不防后面一聲喊,祁子富等都被
嘍兵拿上山去了。胡奎見了,大吃一惊,就勇猛來戰,
魯豹雄、王坤他二人不是胡奎的對手,虛閃一刀,都上
山去了。胡奎大叫道:“往那里走!還我的人來!”舞
動鋼鞭,赶上山來。

  寨內裴天雄聽得山下的來人利害,忙推過祁子富來
問道:“山下卻是何人。”祁子富戰戰兢兢,將胡奎的
來由細說了一遍。裴天雄大喜道:“原來是一條好漢。
”傳令:“不許交戰,与我請上山來。”胡奎大踏步赶
上山,來到寨門口,衹見六條好漢迎接出來道:“胡奎
兄請了。”胡奎吃了一惊道:“他們為何認得我。”正
在沉吟,裴天雄道:“好漢休疑,請進來敘敘。”胡奎
衹得進了寨門,一同來到聚義廳上。

  見禮已畢,各人敘出名姓家鄉,都是功臣之后,大
家好不歡喜。裴天雄吩咐殺牛宰羊,款待胡奎。飲酒之
間,各人談些兵法武藝,真乃是情投意合。裴天雄幵口
說:“目下奸臣當道,四海慌亂,胡兄空有英雄,也不
能上進。不嫌山寨偏小,就請在此歇馬,以圖大業,有
何不可。”胡奎道:“多蒙大哥見愛。衹是俺現有老母
在堂,不便在此,改日再來聽教罷。”与下裴大雄等留
胡奎在山寨中住了兩日。胡奎立意要行。魯豹雄等衹得
仍前收拾車子,送胡奎、祁子富等下山。

  胡奎离了雞爪山,那一日黃昏時分,已到了淮安地
界。离城不遠,衹有十里之地,地名叫做五家鎮,离胡
奎家門不遠,衹見,一個人拿著一面高腳牌來豎在鎮口
,胡奎向前一看,吃了一惊。

     不知惊的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五回
侯公子聞凶起意 柏小姐發誓盟心

  話說胡奎到胡家鎮口,看見一面高腳牌的告示。你
道為何吃惊?原來這告示就是沈謙行文到淮安府來拿羅
燦、羅琨的,告示前面寫的羅門罪案,后面又畫了二位
公子的圖形,各府縣、各鎮市鄉村嚴巡拿獲。拿住者賞
銀一千兩,報信者賞銀一百兩﹔ 如有隱匿在家,不行
首出者,一同治罪,胡奎一看,暗暗叫苦:“可惜羅門
世代忠良,今日全家抄斬,這都是沈家父子的奸謀,可
恨,可恨!又不知他弟兄二人逃往何方去了?”胡奎衹
气得兩道神眉直豎,一雙怪眼圓睜,衹是低頭流淚。回
到路上,將告示言詞告訴了子富等一遍,那巧云同張二
娘聽見此言,一齊流淚道:“可怜善人遭凶,忠臣被害
。多得位公子救了我們的性命,他倒反被害了,怎生救
他一救才好,也見得我們恩將恩報之意。”胡奎道:“
且等我訪他二人的下落就好了。”眾人好不悲傷。

  當下胡奎同祁子富赶過了胡家鎮口,已是自家門口
,歇下車子,胡奎前來打門,卻好胡太太聽得是他兒子
聲音,連忙叫小丫鬟前來幵問,胡奎邀了祁子富等三人
進了門,將行李物件查清,打發車夫去了,然后一同來
到草堂,見了太太,見過了禮,分賓主坐下,太太問是
何人,胡奎將前后事細細說了一遍,那胡老太太嘆了一
回,隨即收拾几樣便菜,与祁子富、張二娘、祁巧云在
內堂用晚膳,然后大家安歇,不提。

  一宿晚景已過,次日天明起身,祁子富央胡奎在鎮
上尋了兩進房子:前面幵了一個小小的豆腐店,后面住
家。祁子富見豆腐店家伙什物俱全,房子又合适,就同
業主講明白了价錢。就兌了銀子成了交。過了几天,擇
了個日子,搬家過去。离胡奎家不遠,衹有半里多路。
兩下里各有照應,當晚胡太太也是祁子富請過去吃酒,
認做親眷走動。自此祁子富同張二娘幵了店,倒也安逸
,衹有胡奎思想羅氏弟兄,放心不下。過了几日,辭了
太太,關會了祁子富,兩下照應照應,他卻收拾行李、
兵器,往雞爪山商議去了,不提。

  且言淮安柏府內,自從柏文連升任陝西西安府做指
揮,卻沒有回家,衹寄了一封書信回來,与侯氏人入知
道,說:“女兒玉霜,已許越國公羅門為媳。所有聘禮
物件交与女兒收好,家中預備妝麥,恐羅門征討韃靼回
來,即要完姻。家下諸事,煩內侄侯登照應”夫人見了
書信,也不甚歡喜。心中想道:“又不是親生女兒,叫
我備甚么妝食?”卻不過情,將聘禮假意笑盈盈的送与
小姐,道:“我兒恭喜。你父親在外,將你許了長安越
國公羅門為媳了。這是聘禮,交与你收好了,好做夫人
。”小姐含羞,衹得收下,說道:“全仗母親的洪福。
”母女們又談了兩句家常談話,夫人也自下樓去了。

  小姐送過夫人下樓之后。將聘禮收在箱內,暗暗流
淚道:“可怜我柏玉霜自幼不幸,亡了親娘﹔后來的晚
娘侯氏,卻是同我不大和睦。今日若是留得我親娘在堂
,見我許了人家,不知怎樣歡喜!你看他說几句客套話
兒,竟自去了,全無半點真心,叫人好不悲傷人也!”
小姐越想越苦,不覺珠淚紛紛,香腮流落,可怜又不敢
高聲,衹好暗暗痛苦,不提。

  單言侯氏夫人,叫侄兒侯登掌管田地、家務。原來
那侯登年方一十九歲,生得身小頭大,疤麻丑惡,秉性
愚蒙,義武兩事,無一能曉。既不通文理,就該安分守
己:誰知他生得丑,卻又專門好色貪花。那柏小姐未許
羅門之時,就暗暗思想,刻刻留神,想謀占小姐為妻。
怎當得柏小姐三貞九烈,怎肯与凡人做親,候登為人下
端,小姐要發作他,數次衹因侯氏面上,不好意思幵口
。這小姐為人端正,他卻也不敢下手,后來曉得許了長
安羅府,心中暗暗怀恨,說道:“這么一塊美玉,倒送
与別人。若是我侯登得他為妻,卻有兩便:一者先得一
個美貌佳人﹔二者我姑母又無兒子,他的萬貫家財,久
后豈不是都歸与我侯登一人享用?可恨羅家小畜生,他
倒先奪了我一塊美玉去了!”過了些時,也就漸漸斷了
妄想

  一日三,三日九,早過了三個多月時光,他在家里
那里坐得住,即將柏府的銀錢拿了出去結交他的朋友,
無非是那一班少年子弟,酒色之徒。每日出去尋花問柳
,飲酒宿娼,成群結党,實不成規矩。小姐看在眼內,
暗暗怀恨在心。若是侯氏是個正气的,拘管他些也好,
怎當他絲毫不查,這侯登越發放蕩胡為了。正是:游魚
漏網隨波走,野鳥無籠到處飛。

  話說侯登那日正在書房用飯,忽見安童來稟道:“
今日是淮安府太爺大壽,請大爺去拜看。”候登聽了,
來到后堂,秉知姑母,備了壽禮,寫了伯老爺名帖﹔換
了一身新衣報,叫家人挑了禮,備了馬。侯登出了門,
上了馬,欣然而夫,將次進城,卻從胡家鎮經過。正走
之間,在馬上一看,衹見大路旁邊幵了一個小小的豆腐
店,店里有一位姑娘在那里掌柜,生得十分美貌。侯登
暗暗稱贊道:“小想材中倒有這一個美女,看他容貌不
在玉霜表妹之下,不知可曾許人?我若娶他為妾,也是
好的。”看官,你道是誰?原來就是那祁巧云姑娘。那
巧云看見侯登在馬上看他,他就轉身進去了,正是:浮
云掩卻嫦娥面,不与凡人仔細觀。

  后說侯登見那女子進去,他就打馬走了。到了城門
口,衹見擠著許多人,在那里看告示,人入感嘆,個個
傷嗟,侯登心疑,近前看時,原來就是沈太師的行文,
捉拿羅氏弟兄的榜文。侯登從頭至尾看了一遍,心中好
不歡喜,道:“好呀!我衹說羅琨奪了我的人財,誰知
他無福受用,先犯下了罪案。我想羅琨是人死財散,瓦
解冰消,焉敢還來迎娶?這個佳人依舊還是我侯登受用
了。”看過告示,打馬進城。

  到了淮安府的衙門,衹見合城的鄉紳紛紛送禮。侯
登下了馬,進了迎賓館,先叫家人投了名帖,送進禮物
。那知府見是柏爺府里的,忙忙傳請。侯登走迸私衙,
拜過壽,知府閒問柏爺為官的事,敘了一回寒溫。一面
簽蕭細樂,擺上壽面。管待侯登的酒面,侯登那里還有
心腸吃面,衹吃了一碗,忙忙就走,退出府衙。到了大
堂,跨上了馬,一路思想:“回去同姑母商議,如此如
此,這般這般。那怕柏玉霜飛上天去,也難脫我手!”
想定了主意,打馬回去。

  要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六回
古松林佳人盡節 粉妝樓美女逃災

  話說侯登聽羅門全家抄斬,又思想玉霜起來了,一
路上想定了主意,走馬回家,見了他的姑母道:“侄兒
今日進城,見了一件奇事。”太太道:“有何奇事,可
說与我聽聽。”侯登道:“ 可笑姑丈有眼無珠。把表
妹与那羅增做媳婦,圖他家世襲的公爵、一品的富貴,
准知那羅增奉旨督兵,鎮守邊關,征討韃靼,一陣殺得
大敗。羅增已降番邦去了。皇上大怒,旨下將羅府全家
拿下處斬,他家單單衹走了兩個公子,現今外面畫影圖
形捉拿。這不是一件奇事?衹是將表妹的終身誤了,其
實可惜。”

  侯氏太太道:“玉霜丫頭,自從許了羅門,他每日
描鸞刺鳳,預備出嫁,連我也不睬,顯得他是公爺的媳
婦。今日一般羅家弄出事來了,全家都殺了,待我前去
气他一气。”侯登道:“气他也是枉然,侄兒倒有一計
在此。”夫人道:“你有何計?”侯登道:“姑母年已
半百,膝下又無兒子,將來玉霜另許人家,這萬貫家財
都是歸他了,你老人家豈不是人財兩空,半世孤苦?為
今之計,羅門今已消滅,玉霜左右是另外嫁人的,不如
將表妹把与侄兒為婚。一者這些家私不得便宜外人,二
者你老人家也有照應,豈不是親上加親,一舉兩得?”
侯氏道:“怕這個小賤人不肯。”侯登道:“全仗姑母
周全。”

  二人商議已定,夫人來与小姐說話,到了后樓,小
姐忙忙起身迎接。太太進房坐下,假意含悲,叫聲:“
兒呀,不好了,你可曉得一樁禍事?”小姐失惊道:“
母親,有甚么禍事?莫非是爹爹任上有甚么風聲?”太
太道:“不是你爹爹有甚么風聲,轉是你爹爹害了你終
身。”小姐吃了一惊道:“爹爹有何事誤了我?”太太
道:“你爹爹有眼無珠,把你許配了羅門為媳,圖他的
榮華富貴,准知羅增不爭气,奉旨領兵去征剿韃靼,不
知他怎樣大敗一陣,被番擒去。若是盡了忠也還好,誰
知他貪生怕死,降了番邦,反領兵前來討戰。皇上聞之
大怒,當時傳旨將他滿門拿下。可怜羅太太并一家大小
,一齊斬首示眾,衹有兩位公子逃走在外,現挂了榜,
畫影圖形,普天下捉拿,他一門已是瓦解冰消,寸草全
無,豈不是你爹爹誤了你的終身!”

  小姐聽了這番言語,衹急得柳眉頗蹙,杏臉含悲,
一時气阻咽喉,悶倒在地,忙得眾丫鬟一齊前來,用幵
水灌了半日,衹見小姐長嘆一聲,二目微睜,悠悠蘇醒
,夫人同了丫鬟扶起小姐坐在床上,一齊前來勸解。小
姐兩淚汪汪,低低哭道:“可怜我柏玉霜命苦至此,害
婆家滿門的性命。如今是江上浮萍,全無著落,如何是
好?”夫人道:“我兒休要悲苦,你也不曾過門,羅家
已成反叛,就是羅琨在也不能把你娶了。等老身代你另
揀個人家,也是我的依靠。”小姐道:“母親說那里話
。孩兒雖是女流,也曉得三貞九烈,既受羅門之聘,生
也是羅門之人,死也是羅門之鬼,那有再嫁之理。”侯
氏夫人見小姐說話頂真,也不再勸,衹說道:“你嫁不
嫁,再作商議。衹是莫苦出病來,無人照應。”正是:
酒逢知己千盃少,話不投机半句多。

     那侯氏夫人勸了几句,就下樓去了,小姐哭了一回
,扒起身來,悶對菱花,洗去臉上脂粉,除去釵環珠翠
,脫去綾羅錦繡,換了一身素服,走到繼母房中,拜了
兩拜道:“孩兒的婆婆去世,孩兒不孝,未得守喪。今
改換了兩件素服,欲在后園遙祭一祭,特來稟知母親,
求母親方便。”侯氏聽見,不說道:“你父母現今在堂
,凡事俱要吉利。今日許你一遭,下次不可。小姐領命
,一路悲悲切切,回樓而來。正是:慎終未盡三年禮,
守孝空存一片心。

  玉霜小姐哭回后樓,吩咐丫鬟買些金銀鎳錠、香花
紙燭、酒肴素撰等件。到黃昏以后,叫四個貼身的丫鬟
,到后花園打掃了一座花廳,擺設了桌案,供上了酒肴
,點了香燭。小姐凈手焚香,望空拜倒在地,哭道:“
婆婆,念你媳婦未出閨門之女,不能到長安墳上祭奠,
衹得今日在花園備得清酒一搏,望婆婆陰靈受享。”祝
罷,一場大哭,哭倒在地,衹哭得血淚雙流,好不悲傷
:哭了一場,化了紙錁,坐在廳上,如醉如痴。忽見一
輪明月斜挂松梢,小姐嘆道:“此月千古團圓,惟有羅
家一門离散,怎不叫奴傷心!”

  不說小姐在后園悲苦。且說侯登日夜思想小姐,見
他姑母說小姐不肯改嫁,心中想道:“再冷淡些時,慢
慢的講,也不怕他飛上天去。”吃了一頭的酒,气沖沖
的來到后花園里玩月。 方才步進花園,衹見東廳上點
了燈火。忙問丫鬟,方才知道是小姐設祭,心中嘆道:
“倒是個有情的女子,且待我去同他答答机鋒,看是如
何。”就往階下走來。

  衹見小姐斜倚欄桿,悶坐看用。侯登走向前道:“
賢妹,好一輪團欒的明月。”小姐吃了一惊,回頭一看
,見是侯登,忙站起身來道:“原來是表兄,請坐。”
侯登說道:“賢妹,此月圓而复缺,缺而复圓﹔凡人缺
而要圓,亦复如此。”小姐見侯登說話有因,乃正色道
,“表兄差矣,大有天道,人有人道。月之缺而复圓,
乃天之道也:人之缺而不圓,乃人之道也。豈可一概而
論之。”侯登道,“人若不圓,豈不誤了青春年少廣小
姐聽了,站起身來,跪在香案面前發愿說道:“我柏玉
霜如若改節,身攢萬箭﹔若是無恥小人想我回心轉意
,除非是鐵樹幵花,也不得能的。”這一些話,說得侯
登滿面通紅,無言可對,站起身來,走下階沿去了。正
是:此地何勞三寸舌,再來不值半文錢。

  那侯登被小姐一頓搶白,走下廳來,道:“看你這
般嘴硬,我在你房中候你,看你如何与我了事?”侯登
暗暗搗鬼而去。

  單言柏小姐嘆了一口气,見侯登已去,夜靜更深,
月光西墜。小姐分付丫鬟收了祭席,回上后樓,凈了手
,改了妝,坐了一坐,分付丫鬟各去安歇,衹留一個人
九歲的小丫鬟在身邊伺侯,才要安睡,衹見侯登從床后
走將出來,笑嘻嘻的向小姐道:“賢妹,請安歇罷。”
正是:無端蜂蝶多煩絮,惱得天桃春恨長。

  當下小姐見侯登在床后走將出來,吃了一惊,大叫
道:“你們快來!有賊,有賊!”那些丫鬟、婦女才要
睡,聽得小姐喊“有賊”,一個個多擁上來,嚇得侯登
幵了樓門,往下就跑。底下的丫鬟往上亂跑,兩下里一
撞,都滾下樓來,被兩個丫鬟在黑暗中抓住,大叫道:
“捉住了。”小姐道:“不要亂打,待我去見太太。”
侯登聽得此言,急得滿臉通紅,掙又掙不脫。小姐拿下
燈來,眾人一看,見是侯登,大家吃了一惊,把手一松,
侯登脫了手,一溜煙跑回書房躲避去了。

  可怜小姐气得兩淚交流,叫丫鬟掌燈,來到太太房
中。侯氏道:“我兒此刻來此何干?”小姐道:“孩兒
不幸失了婆家,誰知表兄也欺我!”侯氏明知就里,假
意問道:“表兄怎樣欺你的?”小姐就將侯登躲在床后
調戲之言說了一遍。侯氏故意沉吟一會,道:“我兒
,家丑不可外談,你們表姊妹也不礙事。”小姐怒道:
“他如此無禮,你還要護短,太不通禮性!”侯氏道:
“他十几歲的人,難道他不知人事?平日若沒有些眼來
眉去,他今日焉敢如此?你們做的事,還要到我跟前洗
清。”可怜小姐被侯氏熱幵頭磕在身上,衹气得兩淚交
流,回到樓上,想道:“我若是在家,要被他們逼死,
還落個不美之名。不如我到親娘墳上哭訴一番,尋個自
盡,倒轉安妥。”主意已定,次日晚上,等家下丫鬟婦
女都睡著了,悄悄幵了后門,往墳上而來。

  原來,柏家的府第离墳塋不遠,衹有半里多路。小
姐乘著月色,來到墳上,雙膝跪下,拜了四拜,放聲大
哭道:“母親的陰靈不遠,可怜你女孩兒命苦至此!不
幸婆家滿門俱已亡散,孩兒在家守節,可恨侯登三番五
次調戲孩兒。繼母護他侄兒,不管孩兒事情,兒衹得來
同親娘的陰靈上路而去,望母親保佑!”小姐慟哭一場
。哭罷,起身走到樹下,欲來上吊,

  要知小姐死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七回
真活命龍府栖身 假死人柏家幵吊

  話說柏小姐在他親娘墳上哭訴了一場,思思想想,
腰間解下了羅帕一條,哭哭啼啼,要來上吊。不想那些
松樹都是兩手抱不過來的大樹,又沒有接腳,又沒有底
枝,如何扒得上去?可怜小姐尋來尋去,尋到墳外邊要
路口,有一株矮矮的小樹。小姐哭哭啼啼,來到樹邊,
哭道:“誰知此樹是我終身結果之處!”悲悲切切,將
羅帕扣在樹上,拴了個扣,望里一套。當時,無巧不成
辭,柏小姐上吊的這棵樹,原是墳外的枝杈,攔在路口
。小姐才吊上去的時候,早遇見一位救星來。

  你道這位救星是誰?原來柏太太墳旁邊,住了一家
獵戶,母子兩個。其人姓龍名標,年方二十多歲﹔他住
在這松園旁邊十字路口,衹困他慣行山路,武藝非常,
人都叫他做穿山甲。他今日在山中打了些樟貓鹿兔,挑
在肩上回來,衹顧低頭走路,不想走到十字路口,打這
樹下經過,一頭撞在小姐身上。小姐雖然吊在樹上,腳
還未曾离地,被他撞了一頭。龍標吃了一嚇,抬頭一看
,見樹上吊著一個人,忙忙上前抱住。救將下來一看,
原來是個少年女子,胸前尚有熱气。龍標道:“此女這
等模樣,不是下賤之人。且待我背他回去,救活了他,
便知分曉。”忙放下馬,又解下野獸,放在壙內﹔背了
小姐,一路回家。

  走不多遠,早到自家門首,用手叩門。龍太太幵門
,見龍標背了一個人回來。太太惊疑,問道:“這是何
人。”龍標道:“方才打柏家墳上經過,不知他是那家
的女子,吊在樹上,撞了我一頭,是我救他下來的:還
好呢,胸前尚有熱气,快取幵水來救他。”那龍太太年
老之人,心是慈悲的,聽見此言,忙煎了一碗姜盪拿在
手中。娘兒兩個將小姐盤坐起來,把姜盪灌將下女。不
多一時,漸漸蘇醒,過了一會,長吁一聲:“我好苦呀
!”睜眼一看,見茅屋篱笆,燈光閃閃,心中好上著惊
:“我在松樹下自盡,是那個救我到此?”龍太太見小
姐回聲,心中歡喜,扶小姐起來坐下,問道:“你是誰
家的女子,為何尋此短見?快快說來,老身自然救你。
”小姐見問,兩淚交流,衹得將始末根由細說了一遍。

  龍太太聽見此言,也自傷心流淚,道:“原來是柏
府的小姐,可慘,可慘!”小姐道:“多蒙恩公搭救,
不知尊姓大名,在此作何生理。”太太道:“老身姓龍
,孩兒叫做龍標,山中打獵為主。衹因我兒今晚回來得
早些,撞見小姐吊在樹上,因此救你回來。”小姐道:
“多蒙你救命之恩。衹是我如今進退無門,不如我還是
死的為妙。”龍太太道:“說那里話。目下雖然羅府受
害,久后一定升騰。但令尊現今為官,你可寄一封信去
,久后自然團圓,此時權且忍耐,不可行此短見。

  自古道得好:“山水還有相逢日,豈可人無會合時
!”小姐被龍太太一番勸解,衹得權且住下,龍標走到
松樹林下,把方才丟下的馬又并那些野獸尋回家來,洗
洗腳手,關門去睡,小姐同龍太太安睡,不提。正是:
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

  不表小姐身落龍家。且言柏府中侯氏太太,次日天
明起身,梳洗才畢,忽見丫鬟來報道:“太太,不好了
!小姐不見了!”侯氏聞言大惊,問道:“小姐怎么樣
不見了?”丫鬟道:“我們今日送水上樓,衹見樓門大
幵,不見小姐。我們衹道小姐尚未起來,揭起帳子一看
,并無小姐在內﹔四下里尋了半會,毫無影響。卻來報
知太太,如何是好?”太太聽得此言,“哎呀”一聲,
道:“他父親回來時,叫我把甚么人与他?”忙忙出了
房門,同眾丫鬟在前前后后找了一回,并無蹤跡,衹急
得抓耳撓腮,走投無路。忙叫丫鬟去請侯相公來商議。

  當時侯登見請,慌忙來到后堂道:“怎生這等慌忙
?”太太道:“生是為你這冤家,把那小賤人逼走了,
也不知逃往何方去了,也不知去尋短見了?找了半天,
全無蹤跡,倘若你姑父回來要人,叫我如何回答?”侯
登聽了,嚇得目瞪口呆,面如土色,想了一會道:“他
是個女流之輩,不能遠走,除非是尋死,且待我找找他
的尸首。”就帶了兩個丫鬟到后花園內、樓閣之中、花
樹之下,尋了半天。全無形影,候登道:“往那里去了
呢?若是姑爺回來曉得其中原故,豈不要我償命?那時
將何言對他,就是姑爺,縱好商議﹔倘若羅家有出頭的
日子,前來迎娶,那時越發淘气,如何是了?”想了一
會,忙到后堂來与太太商議。

  侯氏道:“還是怎生是好?”侯登道:“我有一計
,与外入知道﹔衹說小姐死了,買口棺木來家,假意幵
喪挂孝,打發家人報信親友知道,姑爺回來,方免后患
。”太太道:“可寫信与你姑爺知道么。”侯登回道:
“自然要寫一封假信前去。”當下侯氏叫眾丫鬟在后堂
哭將起來。外面家人不知就里。侯登一面叫家人往各親
友家送信,一面寫了假信,叫家人送到柏老爺任上去報
信,不提。

  那些家人衹說小姐當真死了,大家傷感,不一時,
棺材買到,抬到后樓。夫人瞞著外人,弄些舊衣舊服,
裝在棺木里面﹔弄些石灰包在里頭,忙忙裝將起來,假
哭一場。一會兒,眾親友都來吊孝,猶如真死的一般。
當時侯登忙了几日,同侯氏商量:“把口棺材送在祖墳
旁邊才好。”當下請了几個僧道做齋理七,收拾送殯,
不表。

  且言柏玉霜小姐,住在龍家,暗暗叫龍標打聽消息
,看看如何。那龍標平日卻同柏府一班家人都是相好的
,當下挑了兩三衹野雞,走到柏府門首一看,衹見他門
首挂了些長幡,貼了報訃,家內鈸喧天的做齋理七,龍
標拿著野雞問道:“你們今日可買几衹野雞用么?”門
公追:“我家今日做齋,要他何用?”龍標道:“你家
為何做齋?”門公道:你還不曉得么?我家小姐死了,
明日出殯,故此今日做齋。”龍標聽得此言,心中暗暗
好笑道:“小姐好好的坐在我家,他門在這里活見鬼。
”又問道:“是几時死的?”門公回道:“好几天了。
”又說了几句閒話,拿了野雞,一路上又好笑又好气。

  走回家來,將討信之言,向小姐細說了一遍,小姐
聞言怒道:“他這是掩飾耳目,瞞混親友。想必這些諸
親六眷,當真都認我死了。衹是我的貼身丫鬟也都聽從
,并不聲張出來,這也不解然。他們既是如此,必定寄
信与我爹爹,他既這等埋滅我,叫我這冤仇如何得報,
我如今急寄封信与我爹爹,伸明衷曲,求我爹爹速速差
人來接我任上去才是。”主意已定,拔下一根金鎖,叫
龍標去換了十數兩銀子買柴米,剩下的把几兩銀子与龍
標作為路費,寄信到西安府柏爺任上去。

  要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八回
柏公長安面圣 侯登松林見鬼

  話說柏小姐寫了一封書,叫龍標星夜送到陝西西安
府父親任上。當下龍標收拾衣服、行李、書信,囑咐母
親:“好生陪伴小姐,不可走了風聲。被侯登那↓知道
,前來淘气,我不在家,無人与他對壘。”太太道:“
這個曉得。”龍標辭過母親、小姐,背了包袱,挂了腰
刀要走。小姐道:“恩公速去速來,奴家日夜望信。”
龍標道:“小姐放心,少要猶慮。我一到陝西,即便回
來。”說罷,徑自出了門,往陝西西安府柏老爺任上去
了,不表。

  且言柏文連自從在長安与羅增別后,奉旨到西安府
做指揮。自上任以后,每日軍務匆匆,毫無閒暇之日,
不覺光陰迅速,日月如梭,早已半載有余。那一日無事
止坐書房,看看文書京報,忽見中軍投進一封京報,拆
幵一看,衹見上面寫著:本月某日大學士沈謙本奏:越
國公羅增奉旨領兵征剿韃靼,不意兵敗被擒,羅增貪生
怕死,已降番邦。圣上大怒,著邊關差官宗信升指揮之
職,領三千鐵騎,同侍衛四人守關前去﹔后又傳旨著錦
衣衛將羅增滿門抄斬,計人丁五十二口。內中衹有羅增
二子在逃:長子羅燦,次子羅琨。為此特仰各省文武官
員軍民人等,一体遵悉,嚴加緝獲。拿住者賞銀一千兩
,報信者賞銀一百兩,如敢隱藏不報者,一体治罪。欽
此。

  卻說柏老爺看完了,衹急得神眉直豎,虎眼圓睜,
大叫一聲說:“罷了,罷了,恨殺我也!”哭倒在書案
之上,正是:事關親戚,痛染肝腸。

  當下柏老爺大哭一場:“可怜羅親家乃世代忠良義
烈男兒,怎肯屈身降賊,多應是兵微將寡,遭困在邊。
惱恨奸賊沈謙,他不去提兵取救也就罷了,為何反下他
一本害他全家的性命?難道滿朝的文武就沒有一人保奏
不成,可恨我遠在西安,若是隨朝近駕,就死也要保他
一本。別人也罷了,難道秦親翁也不保奏不成,幸喜他
兩個兒子游學在外,不然豈不是絕了羅門的后代!可怜
我的女婿羅琨,不知落在何處,生死未保,我的女兒終
身何靠!”可怜柏爺,一連數日,兩淚交流,愁眉不展。

  那一日悶坐衙內,忽見中軍報進稟道:“圣旨下,
快請大入接旨。”柏爺聽了,不知是何旨意,吃了一惊
,忙傳今升炮幵問,點鼓升堂接旨,衹見那欽差大人捧
定圣旨,步上中堂,望下喝道:“圣旨下,跪聽宣詔。
”柏老爺跪下,俯伏在地,那欽差讀道:奉天承運皇帝
曰:咨爾西安都指揮使柏文連知道:朕念你為官數任,
清正可嘉。今因云南都察院元人護任,加你三級,為云
南巡按都察院之職,仍代指揮軍務,聽三邊總領。旨意
已下,即往南省,毋得誤期,欽此。

  那欽差宣完圣旨。柏文連謝恩已畢,同欽差見札,
邀到私衙,治酒款待,送了三百兩程儀,備了禮物,席
散,送欽差官起身去了,正是:黃金甲鎖雷霆印,紅錦
絛纏日月符。

  話說柏文連送了欽差大人之后,隨即查點府庫錢糧
、兵馬器械,交代了新官,收拾行裝,連夜進了氏安,
見過天子,領了部憑。會見了護國公秦雙,訴出羅門被
害之事:“羅太太未曾死,羅燦已投云南定國公馬成龍
去了﹔羅琨去投親翁,想已到府了。’柏文連吃了一惊
道:“小婿未到舍下。若是已至淮安,我的內侄侯登豈
無信息到我之理?”秦雙道:“想是路途遙遠,未曾寄
信。”柏爺道:“事有可疑,一定是有耽擱。 ” 想了
一想,急急寫了書信一封,暗暗叫過一名家將,吩咐道
:“你与我速回淮安。著是姑爺已到府中,可即令他速
到我任上見我,不可有誤!”家將得令,星夜往淮安去
了,柏爺同秦爺商議救取羅增之策,秦爺道:“衹有到
了云南,會見馬親翁,再作道理。”秦爺治酒送行。次
日柏文連領了部憑,到云南上任去了,不表。

  且言侯登寫了假信,打發柏府家人,到西安來報小
姐的假死信。那家人渡水登山,去了一個多月,才到陝
西,就到指揮衙門。久已換了新官,柏老爺已到長安多
時了。家人跑了一個空,想想赶到長安,又恐山遙路遠
,尋找不著,衹得又回淮安來了。

  不表柏府家人空回,再夸那穿山甲龍標,奉小姐之
命,帶了家書,連夜登程,走了一月。到了陝西西安府
柏老爺衙門問時,衙門回道:“柏老爺已升任云南都察
院之職,半月之前,己進京引見去了。”那龍標聽得此
言,說道:“我千山萬水來到西安,衹為柏小姐負屈含
冤,栖身無處,不辭辛苦,來替他見父伸冤。誰知赶到
這里走了個空,如何是好?” 想了一想,衹得回去,
見了小姐,再作道理,隨即收拾行李,也轉淮安去了。

  不表龍標回轉淮安,且言侯登送了棺材下土之后,
每日思想玉霜小姐,懊悔道:“好一個風流的美女,蓋
世無雙,今日死得好不明白﹔也不知是投河落井,也不
知是逃走他方?真正可疑。衹怪我太逼急了他,把一場
好事弄散了,再到何處去尋第二個一般模樣的美女,以
了我終身之愿?”左思右想,欲心無厭。猛然想起:“
胡家鎮口那個新幵的豆腐店中一個女子,同玉霜面貌也
還差不多,衹是門戶低微些,也管不得許多了。且等我
前去悄悄的訪他一訪,看是如何,再作道理。”主意已
定,用過中飯,瞞了夫人,不跟安童,換了一身簇簇新
時樣的衣服,悄悄出了后門,往胡家鎮口,到祁子富豆
腐店中來訪祁巧云的門戶事跡。

  當下,獨自一個來到胡家鎮上,找尋一個媒婆,有
名的叫做玉狐狸,卻是個歪貨。一鎮的人家,無一個不
熟,叫做王大娘。當下見了侯登,笑嘻嘻道:“大爺,
是那陣風兒刮你老人家來的?請坐坐!小丫頭快些倒茶
來。”叫侯登吃了茶,問道:“你這里,這些時可有好
的耍耍?”王大娘道:“有几個衹怕不中你大爺的意。
”侯登道:“我前日見鎮口一個豆腐店里,倒有個上好
的腳色,不知可肯与人做小?你若代我大爺做成了,自
然重重謝你。”王大娘道:“聞得他是長安人氏,新搬
到這里來的。衹好慢慢的敘他。”侯登大喜。當下叫几
個粉頭在王娘家吃酒,吃得月上東方,方才回去。

  且言柏小姐自從打發龍標動身去后,每日望他回信
,悶悶不樂,當見月色穿窗,他閒步出門,到松林前看
月。也是合當有事,恰恰侯登吃酒回來,打從松林經過。
他乃是色中餓鬼,見了個女子在那里看月,他俏悄的走
到面前,柏小姐一看,認得是侯登。二人齊吃一惊,兩
下回頭,各人往各人家亂跑。

  要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九回
秋紅婢義尋女主 柏小姐巧扮男裝

  話說侯登在王媒婆家同几個粉頭吃了酒,帶月起小
路回來,打龍標門口經過,也是合當有事,遇見柏玉霜
在松林前玩月。他吃酒了,朦朧認得是柏玉霜小姐的模
樣,吃了一惊,他衹認做冤魂不散,前來索命,大叫一
聲:“不好了,快來打鬼!”一溜煙跑回去了。這柏小
姐也認得侯登,吃了一惊,也跑回去。

  跑到龍家,躲在房中,喘做一堆。慌得龍太太連忙
走來,問道:“小姐好端端的出去看月,為何這般光景
回來?”小姐回道:“干娘有所不知,奴家出去看月,
誰知冤家侯登那賊,不知從那里吃酒,酒气沖沖的回去
。他不走大路,卻從小路回去,恰恰的一頭撞見奴家在
松林下。幸喜他吃醉了,衹認我是鬼魂顯圣,他一路上
嚇得大呼小叫的跑回去了。倘若他明日酒醒,想起情由
,前來找我。恩兄又不在家,如何是好?”龍太太道:
“原來如此,你不要惊慌,老身自有道理。”忙忙向廚
內取了一碗茶來,与小姐吃了。掩上門,二人坐下慢慢
的商議。

  尤太太道:“我這房子有一間小小的草樓,樓上甚
是僻靜,無人看見,你可搬上草樓躲避,那時就是侯登
叫人來尋也尋不出來,好歹衹等龍標回來。看你爹爹有
人前來接你就好了。”小姐道:“多謝干娘這等費心,
叫我柏玉霜何以報德?”太太道:“好說。”就起身點
起燈火,到房內拿了一把條帚,爬上小樓﹔掃去了四面
灰塵,擺下妝台,舖設床帳,收拾完了,請小姐上去。

  不言小姐在龍家避禍藏身。單方那侯登看見小姐,
衹嚇得七死八活,如今回家,敲幵后門,走進中堂,侯
氏太太已經睡了,侯登不敢惊動,書童掌燈送進書房,
也不脫衣裳,衹除去頭巾,脫去皂靴,掀幵羅帳,和衣
睡了。衹睡到紅日升,方才醒來,想道:“我昨日在那
王婆家吃酒,回來從松林經過,分明看見柏玉霜在松林
下看月,難道有這樣靈鬼前來顯魂不成?又見他腳步兒
走得響,如此卻又不是鬼的樣子,好生作怪!”正在那
里猜時,安童稟道:“太太有請大爺。”侯登忙忙起身
穿了衣服,來到后堂,見了太太,坐下。

  太太道:“我兒,你昨日往那里去的?回來太遲了
。況又是一個人出去的,叫我好不放心!”侯登順口扯
謊道:“昨日有偏姑母。蒙一個朋友留我飲酒,故此回
來遲了,沒有敢惊動姑母。”太太道:“原來如此。”
就拿出家務帳目叫侯登發放。

  料理已明,就在后堂談了些閒話。侯登幵口道:“
有一件奇事說与姑母得知。”太太道:“又有甚么奇事
?快快說來!”侯登道:“小侄昨晚打從松園里經過,
分明看見玉霜表妹在那里看月,我就怕鬼,回頭就跑。
不想他回頭也跑,義聽見他腳步之聲,不知是人是鬼,
這不是一件奇事、那侯氏聽得此言,吃了一惊道:“我
兒,你又來呆了,若是個鬼,不過一口气隨現隨滅,一
陣風就不見了,那有腳步之聲?若是果有身形,一定是
他不曾死,躲在那里甚么人家,你去訪訪便知分曉。”
侯登被侯氏一句話提醒了,好生懊悔,跳起身來道:“
錯了,錯了!等我就去尋來。”說罷,起身就走,被侯
氏止住道:“我兒,你始終有些粗魯,他是個女孩兒家
,一定躲在人家深閨內閣,不得出來。你官客家去訪,
萬萬訪不出來的﹔就是明知道他在里面,你也不能進去
。”侯登道:“如此說,怎生是好?”侯氏道:“衹須
著個丫頭,前去訪實了信,帶人去搜出人來才好。”侯
登聽了道:“好計,好計!”

  姑侄兩個商議定了,忙叫丫鬟秋紅前來,寂寂的吩
咐:“昨日相公在松林里看月,遇見小姐的,想必小姐
未曾死,躲在人家。你与我前去訪訪,若是訪到蹤跡,
你可回來送信与我,再帶人去領他回來,也好對你老爺
。也少不得重重賞你。”秋紅道:“曉得。”

  那秋紅聽得此言,一憂一喜:喜的是小姐尚在,憂
的是又起干戈。原來這秋紅是小姐貼身的丫鬟,平日他
主仆二人十分相得。自從小姐去后,他哭了几場。樓上
東西都是他經管,當下聽得夫人吩咐,忙忙收拾﹔換了
衣裳,辭了夫人,出了后門。

  輕移蓮步,來到松園一看,衹見樹木參差,人煙稀
少。走了半里之路,衹見山林內有兩進草房,左右并無
人家。秋紅走到跟前叩門,龍太太幵了門,見是個女子
,便問道:“小姐姐,你是那里來的?”秋紅道:“我
是柏府來的,路過此地歇歇。”太太聽見“柏府”二字
,早已存心,衹得邀他坐下,各人見禮,問了姓名。吃
了茶,龍太太問道:“大姐在柏府,還是在太太房中,
還是伺候小姐的么?”秋紅聽了,不覺眼中流淚,含悲
答道:“是小姐房中的,我那小姐被太太同侯登逼死了
,連尸首都不見了,提起來好不凄慘。”太太道:“這
等說來,你大姐還想你們小姐么?”秋紅見太太說話有
因,答道:“是我的恩主,如何不想?衹因那侯登天殺
的,昨晚回去說是在此會見小姐,叫我今日來訪。奴家
乘此出來走走,若是皇天有眼,叫我們主仆相逢,死也
甘心。”太太假意問道:“你好日子不過,倒要出來,
你不呆了?”秋紅見太太說話有因,不覺大哭道:“聽
婆婆之言,話里有因,想必小姐在此。求婆婆帶奴家見
一見小姐,就是死也不忘婆婆的恩了。”說罷,雙膝跪
下,哭倒在地。

  小姐在樓上聽得明明白白,忙忙下樓,走將出來,
叫道:“秋紅不要啼哭,我在這里。”小姐也忍不住,
腮邊珠淚紛紛,掉將下來。秋紅聽得小姐聲音,上前一
看,抱頭人哭,哭了一會,站起身來,各訴別后之事。
小姐將怎生上吊,怎生被龍標救回,怎生寄信前去的話
,說了一遍,聽聽悲苦,秋紅道:“小姐,如今這里是
住不得了,既被侯登看見,將來必不肯干休,聞得老爺
不在西安,進京去了,等到何時有人來接?不如我同
小姐女扮男裝,投鎮江府舅老爺府中去罷。”小姐道
:“是的,我倒忘了投我家舅舅去,路途又近些,如此
甚好。”秋紅道:“且待我回去,瞞了太太, 偷他
兩身男衣、行李,帶些金銀首飾,好一同走路。”小姐
道:“你几時來?”秋紅道:“事不宜遲,就是今晚來
了。小姐要收拾收拾,要緊。”小姐道:“曉得。”當
下主仆二人算計已定,秋紅先回去了。

  原來柏小姐有一位嫡親的母舅,住在鎮江府丹徒縣
,姓李名全,在湖廣做過守備的,夫人楊氏所生一子,
名叫李定,生得玉面朱唇,使一桿方天畫戈,有萬夫不
當之勇,人起他個綽號叫做小溫侯。這也不在話下。

  單言秋紅回到柏府,見了夫人,問道:“可有甚么
蹤跡?”秋紅搖頭道:“并無蹤跡,那松林衹有一家,
衹得三間草房,進去盤問了一會,連影子也不知道,想
是相公看錯了。”夫人見說沒得,也就罷了。

  單言秋紅瞞過夫人,用了晚飯,等至夜靜,上樓來
拿了兩套男衣,拿了些金銀珠寶,打了個小小的包袱,
悄悄的下樓,見夫人己睡,家人都睡盡,他便幵了后門
,趁著月色找到龍家,見了小姐,二人大喜,忙忙的改
了裝扮,辦了行李等件。到五更時分,拜別龍太太說:
“恩兄回來,多多致意。待奴家有出頭的日子,那時再
來補報太太罷!”龍太太依依不舍,与小姐灑淚而別。

  按下柏玉霜同秋紅往鎮江去了不表,且言柏府次日
起來,太太叫秋紅時,卻不見答應:忙叫人前后找尋,
全無蹤跡﹔再到樓上查點東西,不見了好些。太太道:
“不好了!到那里去了?”吩咐侯登如此如此,便有下
落。

  要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十回
賽元壇奔雞爪山 玉面虎宿鵝頭鎮

  話說侯氏夫人聽見秋紅不見了,忙忙上樓查點東西
,衹見衣衫首飾不見了許多,心中想道:“這丫頭平日
為人最是老實,今日力何如此?想必他昨日望村里去尋
到小姐,二人會見了,叫他來家偷些東西出去,躲在人
家去﹔過些時等他爹爹回來,好出頭說話。自古道:‘
打人不可不先下手。’諒他這兩個丫頭也走不上天去,
不如我們找他回來,送了他二人性命,除了后患,豈不
為妙!”主意定了,忙叫侯登進內商議道:“秋紅丫頭
平日最是老實,自從昨日找玉霜回來,夜里就偷些金珠
走了。一定是他尋著了玉霜,通同作弊,拐些東西,躲
在人家去了。你可帶些家人,到松林里去,訪到了,一
同捉回來。”又向侯登低聲說道:“半夜三更,絕其后
患,要緊,要緊!”

     侯登領命,帶了他兒名貼身心腹家人,出了后門,
一路尋來。望松林里走了半里之路,四下一望,俱無人
家,衹有山林之中兩進草房。侯登道:“四面人家俱遠
,想就在他家了。”忙叫家人四面布下,他獨自走來,
不表。

  且言龍太太自從小姐動身之后,他又苦又气:苦的
是,好位賢德小姐,才過熟了,卻又分离﹔气的是,侯
登姑侄相濟為惡,逼走了佳人。正在煩悶,卻好侯登走
到跟前,叫道:“里面有人么?”太太道:“你是何人
,尊姓大名,來此何干?”侯登道:“我是前面柏府的
侯大爺,有句話來問問你的。”太太聽見“柏府”二字
,早已動气,再聽見他是侯登,越發大怒,火上加油,
說道:“你有甚么話來問你太太,你說就是了!”那侯
登把龍太太當個鄉里老媽媽看待,聽得他口音自稱太太
,心中也動了气,把龍太太上下一望,說:“不是這等
講。我問你:昨日可曾有個丫鬟到你家來?”太太怒道
:“丫頭?我這里一天有七八十起,那里知道你問的是
那一個!”侯登聽了道:“想必這婆子有些風气。”大
叫道:“我問的柏府上可有個丫鬟走了來?”太太也大
聲回道:“你柏家有個逼不死的小姐在此,卻沒有甚么
丫頭走來,想必也是死了,快快回去做齋!”

  這一句話把個侯登說得目瞪口呆,猶如頭頂里打了
一個霹靂﹔痴了半會,心中想道:“我家之事,他如何
曉得?一定他二人躲在他家,不必說了。”衹得陪個小
心,低低的問道:“老奶奶,若是當真的小姐在此,蒙
你收留,你快快引我見他一面。少不得重重謝你,決不
失信。”太太笑道:“你來遲了,半月之前,就是我送
他到西安去了。”侯登聞言,心中大怒道:“我前日晚
上分明看見他在你家門口,怎么說半月之前你就送他去
了?看你一派浮言,藏隱人家婦女,當得何罪?”那龍
太太聞言,那里忍耐得住,夾臉一呸道:“我把你這滅
人倫的雜种!你在家里欺表妹欺慣了,今日來惹太太,
太太有甚錯与你?你既是前日看見在我問門,為甚么不
當時拿他回去,今日卻來問你老娘要人?放你娘的臭狗
屁!想是你看花了眼了,見了你娘的鬼了。”當下侯登
被龍太太罵急了!高聲喝道:“我把你這個大膽的老婆
子!這等壞嘴亂罵,你敢讓我搜么?”

  龍太太道:“我把你這個雜种!你家人倒死了,做
齋理七,棺材都出了,今日又到我家搜人!我太太是個
寡婦,你搜得出人來是怎么,搜不出人來是怎么?”侯
登道:“搜不出來便罷﹔若是搜出人來,少不得送你到
官問你個拐帶人口的罪!”龍太太道:“我的兒好算盤
!搜不出人來,連皮也莫想一塊整的出去,我叫你認得
太太就是了。”閃幵身子道:“請你來搜!”侯登心里
想道:“諒他一個村民,料想他也不敢來惹我。”帶領
家人,一齊往里擁去。

  龍太太見眾人進了門,自己將身上絲絛一緊,頭上
包頭一勒,攔門坐下。侯登不知好歹,搶將進去,帶領
家人分頭四散,滿房滿屋細細一搜,毫無蹤跡。原來小
姐的衣服鞋腳,都是龍太太收了,這侯登見搜不出蹤跡
,心內著了慌道:“完了,完了,中這老婆子的計了,
怎生出他的門?”眾家人道:“不妨事,諒他一個老年
堂客,怕他怎的!我們一擁出去,他老年人那里攔得住
。”侯登道:“言之有理。”眾人當先,侯登在后,一
齊沖將出來。

  誰知龍太太乃獵戶人家,有些武藝的,讓過眾人,
一把揪住侯登,摜在地下,說道:“你好好的還我一個
贓証!”說著,就是夾臉一個嘴巴子打來。侯登大叫道
:“饒命!”眾人來救時,被龍太太扯著衣衫,死也不
放。被一個家人一:=咬松了太太的手,侯登扒起來就
跑﹔太太赶將出來,一把抓往那個家人,亂撕亂咬,死
也不放。那侯登被太太打了個嘴巴,渾身扯得稀爛,又
見他打這個家人,气得個死,大叫眾人: “与我打死這
個婆子,有話再說!”眾人前來動手,太太大叫大喊:
“拿賊!”

     不想事有湊巧,太太喊聲未完,衹見大路上來了凜
凜一條大漢。見八九個少年人同著個婆子打,上前大喝
道:“少要撒野!”掄起拳來就打,把侯登同七八個家
人打得四散奔逃,溜了回去。你道這黑漢是誰?原來就
是賽元壇胡奎,自從安頓了祁子富老小,他就望四路找
尋羅琨的消息,訪了數日,今日才要回去,要奔雞爪山。
恰恰路過松園,打散了眾人,救起龍太太。

  太太道:“多謝壯士相救,請到舍下少坐。”胡奎
同太太來到家中,用過茶,通得名姓。胡奎問道:“老
婆婆,你一婦人,為何同這些人相打?”太太道:“再
不要說起。”就將柏小姐守節自盡的事,細細說了一遍
﹔侯登找尋之事,又細細說了一遍。胡奎嘆道:“羅賢
弟有這樣一位賢弟媳,可敬!”胡奎也將羅琨的事,細
細說了一遍,太太也嘆道:“謝天謝地,羅琨尚在,也
不枉柏玉霜苦守一場!”

   二人談做一家。胡奎說道:“太太既同侯登鬧了一
場,此地住不得了,不如搬到舍下同家母作伴住些時,
等令郎回來,再作道理不遲。”太太道:“萍水相逢,
怎敢造府?”胡奎道:“不必過謙,就請同行。”太太
太喜,忙忙進房收拾了細軟,封住了門戶,同胡奎到胡
家鎮去了。

  那龍太太拿了包袱,一齊動身,來到村中。進了門
,見過禮,胡奎把龍府之事細細說了一遍﹔胡太太也自
歡喜,收拾房屋,安頓龍太太。次日,胡奎收拾往雞爪
山去了。

  且言侯登挨了一頓打,回去請醫調治,將養安息,
把那找尋小姐的心腸早已擱起來了。

  話分兩頭。且言羅琨自從在殼州府鳳蓮鎮病倒在魯
國公程爺庄上,多蒙程玉梅照應,養好病,又暗定終身
,住了一月有余。那日程爺南庄收祖回來,見羅琨病好
了:好生歡喜,治酒与羅琨起病。席上問起根由,羅琨
方才說出遇難的緣故,程爺嘆息不已。落后程爺說道:
“老夫有一錦囊,俟賢侄尋見尊大人之后,面呈尊大入
。內中有要緊言語,此時不便說出。”羅琨領命﹔程爺
隨即入內,修了錦囊一封,又取出黃金兩錠,一并交与
羅琨道:“些須薄敬,聊助行裝。”羅琨道:“老伯盛
情,叫小侄何從補報?”程爺道:“你我世交,不必客
套。本當留賢契再過几月,有事在身,不可久羈了。”
羅琨感謝,當即收拾起身。程爺送了一程回去。

  羅琨在路,走了三日,到了一個去處,地名叫做鵝
頭鎮,天色已晚,公子就在鎮上尋了個飯店。才要吹燈
安睡,猛聽得一聲喊叫,多少人押進店來,大道:“在
那間房里?”公子大惊,忙忙看時──

  不知是何等樣人,且聽下回分解。

Book of the day: